龙口信息网
体育
当前位置:首页 > 体育

我独仙行 第1036章 恩将仇报

发布时间:2019-10-15 12:04:19 编辑:笔名

我独仙行 第1036章 恩将仇报

卷八纵横人间

第1036章恩将仇报

时间慢慢地过去,木榻旁边的二人目光闪动,眼看着姚泽的脸色愈加苍白,汗珠已经把衣衫全部湿透,可他的双目依旧紧紧闭着。

“姑姑,我父亲他……”轩辕明灭长眉紧皱,显然十分担心。

“不要妄动,现在应该是关键时刻,我们且耐心等候。”轩辕姬涟比他要沉住气,俏目中异彩频闪,紧紧地盯住眼前这张浓眉大眼的脸庞。

姚泽并不知道由于全力对付这些破军赤气,所布置的巫阵无人控制而失去效力,此时他竭力地分割着那条血色巨蟒,加以炼化。

他的动作越来越熟练,炼化速度也快上不少,慢慢地

,巨蟒变成了小蛇,身形也逐渐虚幻。

等那条血色巨蟒完全变成了一团漆黑的圆球,他的心中松了口气,三个呼吸的时间,就把“微尘小天衍法阵”完全刻画完毕。

看着悬浮在那里的漆黑圆球,里面蕴含着令人心悸的爆炸力量,比起当初自己所炼化那团更要恐怖!

姚泽踌躇片刻,神识包裹着圆球,退回了识海空间。

旁边的二人见姚泽终于睁开双目,心中都大喜起来。

“姚道友,我父亲……”轩辕明灭有些急切地问道。

“不辱使命。”姚泽面色苍白,有些艰难地笑了笑。

轩辕明灭面露狂喜,这才发现他的脸色极为难看,心中一紧,“姚道友,你没事吧?”

姚泽刚想摇头,突然发觉四周空间一紧,自己竟无法再动弹分毫!一旁的轩辕明灭也觉察到不妥,吃惊地转过头去,“姑姑,你……”

“咯咯,我只是对这位姚道友好奇而已。”轩辕姬涟俏脸带笑,伸出皓腕,撩开垂下的青丝,似乎在说着微不足道的事。

姚泽的脸色毫无血色,心中又气又急,他没有想到,这位看起来娇滴滴的美女竟会突然行此卑劣之事!

此时他的神识损失严重,灵力却依旧充盈,可即便如此,在一位化神大能的暗算下,连手指也无法动弹分毫。

“姑姑,此事不妥,我父亲现在有没有好转,现在还不清楚,如果此时对姚道友不利,恐怕会影响到父亲。”轩辕明灭清醒过来,连忙劝解道。

“正因为如此,我才会想和姚道友好好谈谈,毕竟大哥的安危才是最重要的。”没想到此女粉脸一正,竟如此说道。

轩辕明灭转头看着姚泽充满愤怒的目光,一时间竟不敢直视,忙低头察看父亲作掩饰。

此时姚泽已经镇静下来,闻人景睿的事并没有暴露,自己和轩辕家族只有恩泽,并没有仇恨,当然他并没有奢望对方会因此放过自己,至少此女不会立刻痛下杀手。

她应该是想窥探自己的秘密,毕竟医治走火入魔这件事,对谁而言都是极为震撼。

他心中念头急转,思索脱身之道,长发男子依旧沉睡不醒,木屋内一时间安静下来。

不知道过了多久,轩辕明灭突然惊喜地叫了起来,“父亲……”

长发男子坐直身形,茫然的目光慢慢变得明亮起来,看了看四周,目光最后落在了姚泽的脸上,突然露齿一笑,“你不是一般的大修士……”

姚泽的目光此时已经平静之极,在旁边看着他们父子、兄妹相见,很快轩辕明灭就匆忙带着长发男子离开,似乎觉得无法再面对这些。临走之前,姚泽清楚地看到那人冲自己意味深长地笑了笑。

木屋内只留下轩辕姬涟,看着他镇定的模样,此女突然展颜一笑,“姚道友不要担心,我只是对你有些好奇……”

姚泽见了,心中暗叹此女的容颜堪比江源,手段却要狠辣许多。

随着娇笑声,轩辕姬涟裙袖微一挥动,一片彩色烟雾就朝他笼罩下来,很快弥漫了整个木屋。

姚泽瞳孔一缩,虽然不能动弹,却可以清楚地感受到那些彩雾顺着毛孔就朝体内钻,转眼就遍布了自己全身。

如果是普通的毒雾,他倒一点都不担心,就怕是那种……

“哎呀,我太不小心了,怎么把七星媚毒给拿了出来,这可是连仙人都束手无策的毒药,这怎么办?”轩辕姬涟似乎刚想起来,花容失色,一副十分懊恼的模样。

姚泽心中一凛,最担心的事还是发生了,突然他觉得浑身一松,原来此女已经下了毒,放心地还其自由。

“七星媚毒?这是什么毒药?会不会要人性命?”姚泽的脸色有些苍白,不过看起来很是镇定。

轩辕姬涟“咯咯”娇笑着,她自然看出这位姚道友在强作镇定,“要人性命自然不会,可如果妄动灵力,恐怕仙人过来也无法拯救你……只要你不动灵力,我担保你一点事都没有。”

姚泽默然不语,径直展开内视,只见全身经脉都充斥着彩雾,灵力根本就不敢运转丝毫,而七彩元婴小脑袋耷拉着,显得无精打采。

轩辕姬涟一直笑靥如花望着他,一位元婴修士,即便他有些不同,在自己面前也是十分弱小,再加上仙人都束手的七星媚毒,谅他也无计可施。

终于姚泽再次睁开眼睛,目光平静,和眼前佳人对视起来,“前辈想知道什么?”

“咯咯,看你一表人才,脑筋也挺灵活的,我想知道的事很多,比如你是如何医治走火入魔的?还有我大哥误伤亲生骨肉的事你似乎知道些什么,可以谈谈吗?你这么远来到东莱岛,却把交流会的胜利拱手让出,难道你来这里只是游玩?你看,我想知道的多吧?”软糯的声音悦耳之极,轩辕姬涟巧兮笑焉,眼波流转,整个木屋都似乎明亮起来。

“呵呵,前辈想要知道的果然不少,可在下刚才出手,已经极为疲惫,可否容我恢复一二?”姚泽面带微笑,不卑不亢,语气从容之极。

“哦,看我心急的,没问题,这片空间除了我,没人可以随意出入,你尽管在这里调息,咯咯……”随着一声娇笑,轩辕姬涟娇躯一转,一道青光微一闪动,芳影杳渺。

姚泽静坐片刻,虽然法力无法动用分毫,可神识没有丝毫影响,很清楚探明这片空间再没有他人,郁闷地叹了口气。

如果当初治疗那长发男子的时候,自己坚持独处,也不至于有如此结果,或者自己根本就不该出手,竟天真地以为大家族肯定会讲些天道,原来竟比一些散修还要卑鄙!

现在再自怨自艾也是无用,他浓眉紧皱,心中急思对策,要不让黑衣带自己离开?可即便脱身,七星媚毒也如跗骨之蛆,根本就是无解。

自己拥有毒之源,可运转吞噬也需要灵力才行,对于此毒,连几位仙人都无奈何,一时间他竟觉得茫然无措。

元方前辈也没有了声音,显然也是没有办法,他沉吟一会,再次展开了内视。

宽大的经脉全部充斥了彩色雾气,他皱眉看了一会,进入了识海空间。

整个空间安静如常,从长发男子那里炼化的破军赤气依旧漂浮在半空,如果再加以炼化,倒可以成为一件利器,可他现在已经没有了心思。

黑白光球依旧悬浮在高空,三首黑猴依旧在不停地翻着跟头,看来那粒毒元早被其彻底消化。

姚泽在半空中幻化而出,左手一伸,那猴子竟似明白他心意,一个跟头就翻了出来,落在了掌心之上,抓耳挠腮的,显得很是兴奋。

看着它如此,姚泽心中也涌起一阵奇怪的感觉,似乎和这猴子的联系有些亲密了,不过这货吞噬了两次毒中至宝,一次在南疆大陆得到的恶英,冥界至毒,被其一口给吞了,接着就是不久前那颗毒元,据说修士可以借助其冲击化神的,也被他毫不客气地一口吃下。

这家伙是不是已经成为剧毒之物?

姚泽心中一动,要不让它去试一试七星媚毒?

也不再问它愿不愿意,数道金线凭空出现,将黒猴缠个结结实实,随着心中所念,下一刻,黒猴就出现在经脉之中。

那些金线刚遇到彩色雾气,竟“兹兹”作响,而黒猴原本抓耳挠腮的样子,竟突然直立起来,看到那些彩雾一阵呲牙,然后尖嘴一张,一道彩雾就飞进了口中,还砸了砸嘴巴。

姚泽一直注视着,心中大喜,连忙催促黒猴尽快吞噬。

可黒猴似乎对这些彩雾有些不太满意,尖嘴“哧哧”直吐,说什么也不愿再继续了,姚泽又气又急,直接用金线将它吊在识海空间里,发狠折腾一番。

这泼猴不知道是什么所化,根本就没什么感觉,一松开它就跑回黑白光球里,再不愿出来。

姚泽一下子有些傻眼,如果这货可以吞噬七星媚毒,说不定连闻人景睿所中之毒也一并解开,没想到它根本就不听自己指挥,原本的感觉联系亲密竟似是幻觉。

正当他愁眉不展时,突然灵光一闪,刚才用来束缚黒猴的金线似乎和那些彩雾无法相容,他连忙引出一道金线,直接冲入经脉。

金线被那些彩雾包裹,“兹兹”声再次响起,很快那些彩雾似乎受到惊吓,竟四散逃开,而金线也有些光芒黯淡的样子。

姚泽一见,心中大喜,识海空间中这些年积攒的金线无穷无尽,转眼一头金色蛟龙在空间里凭空形成,无声地咆哮一声,下一刻,就出现在宽大的经脉中,巨口一张,无尽的彩色雾气朝巨口蜂拥而去。

云浮治疗不孕不育费用
固原整形美容手术
南宁治疗性功能障碍医院
云浮治疗不孕不育医院
固原整形美容手术费用